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産 金融産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金融商學院
您的位置:首頁 > 金融商學院
關鍵詞:
【調研報告】正本清源的産業深耕者 ——萬向錢潮實地調研深度報告
2019-03-06 來源:青島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
摘要:萬向錢潮是萬向集團控股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和銷售的上市公司。萬向錢潮致力于汽車零部件的制造與銷售、産品從零件到部件,到系統總成,已發展成爲擁有自主開發能力、核心制造技術、完備檢測手段的汽車零部件專業生産集團化企業和生産基地。是國家520戶重點企業和國務院120家試點企業之一。

上一篇:躺在螢石礦上看風景 ——金石資源實地調研深度報告


我跨過半個中國去看你——萬向錢潮實地調研深度報告

篇前語:

35日本稿完成之時,聽聞褚時健先生離世消息,不禁愕然。與波詭雲谲的時代,與滑稽下作的現實掰了一輩子手腕,這個硬脊梁骨的老人,還是走了!他的一生經曆過幾次大起大落,但不從不談什麽後悔、無悔,也沒有必要像誰去證明自己的生命價值。他的一生可以用這樣一句話總結:對得起做過的事,對得起相處過的人,只想贏,不想輸。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此時,筆者也不禁想起了另外一位作古的民營企業家,魯冠球,他也是有著不倒翁般的傳奇人生。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評價:魯冠球依法合理謙虛謹慎,務實低調與時俱進,稱贊萬向在魯冠球的帶領下始終處于領導潮流的地位。

今天的主人翁便是我們將要調研的主角,萬向錢潮。 

當筆者隨著鄧總在生産車間穿梭來去的時候,仿佛在那一刻感受到那些商業巨子在改革開放的蓬勃歲月披荊斬棘,在打造自己商業帝國的曆程中,充滿自信和無所畏懼。

 

調研對象:萬向錢潮(000559,萬向錢潮股份有限公司)

調研機構:青島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汽車制造行業:張鵬翼團隊)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萬向路

出席人員:董秘鄧文先生

調研形式:約調    

調研地點:公司會議室

調研焦點:全球最大的商用車市場、有訂單卻不敢接、市場占有率、萬向考核與萬向文化、汽車電子與芯片、新興電池的研發、擴産能與大股東股權比例、藍卓工業與科創板、原材料與成本控制、國際化開拓、正向研發與逆向研發、行業周期性與公司估值、新能源汽車産業規劃。

 

聲明:

1、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長期關注萬向錢潮;

2、本報告內容謹供參考,不作爲投資依據;

3、本調研報告所涵蓋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本次調研所得(現場參觀、現場記錄、錄音、官方信披、投資者交流、互動易等);

4、本文以問答的方式呈現(包括但不限于調研訪談時的問答內容,其中,“格菲心語”部分僅代表格菲調研團隊單方觀點)。

 

按照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實地調研的既定規劃,萬向錢潮是累計第41個調研標的。

在萬向錢潮總部,格菲調研團隊與公司董秘鄧文先生進行了深入交流,使我們對萬向錢潮有了更深入、更全面的認知和了解。

在此,格菲調研團隊向萬向錢潮諸位接待人員表示衷心感謝!

 

公司簡介:

萬向錢潮是萬向集團控股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和銷售的上市公司。萬向錢潮致力于汽車零部件的制造與銷售、産品從零件到部件,到系統總成,已發展成爲擁有自主開發能力、核心制造技術、完備檢測手段的汽車零部件專業生産集團化企業和生産基地。是國家520戶重點企業和國務院120家試點企業之一。

萬向錢潮在致力擴大産業規模的同時,形成並完善了“三·三制”的市場體系,即主機配套、國外銷售和售後市場。

萬向美國公司作爲萬向集團海外營運的中心和國外市場網絡的創建者,先後在美國、英國、墨西哥、巴西、加拿大等十多個國家建立了分公司,構建了萬向的國外銷售體系。

萬向錢潮售後市場是以萬向制造的“錢潮”系列産品在售後市場的銷售進行定位,在全國各區域城市設立配送中心、一級受控特約經銷點、二級分銷網點,形成了“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售後市場社會分銷配送網絡”的營銷網絡構架和物流系統。

創業四十多年來,萬向錢潮始終圍繞汽車零部件制造爲主業不斷開拓發展,從80年代初開始進入美國市場,到90年代中期開始逐步進入美國通用、福特等全球主要汽車主機廠配套,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汽車零部件出口企業之一。





以下爲問答式正文: 

1、 Q:請鄧總先簡單介紹一下公司情況。

A:我們公司上市時間比較早,1994年上市的,當時以鄉鎮企業的名義,我們可能是當時鄉鎮企業第一家上市的公司,公司上市以來,一直做汽車零部件,當然我們汽車零部件的範圍是不斷擴大的。上市之初,就一個十字軸萬向節總成,後來慢慢擴大到等速驅動軸、傳動組,軸承等等,現在我們的業務可以分爲四大塊,一個是汽車傳動系統,傳動系統又分萬向節、等速驅動軸這些産品,這是傳動系統。

第二個是汽車的軸承系統,就是做軸承,汽車軸承單元,各類汽車軸承等。

第三個就是燃油排氣系統,就是尾氣後處理,這塊我們是通過兩家合作公司在運作,所以在報表上看到我們營收不高,但是利潤很高,5050嘛,不能並表。這塊收支很大的,大概百億元以上。

第四塊就是底盤制動系統

這四大塊的業務是很清晰的,其他的還有零星的,鑄鍛造這些作爲零星的東西。
這是我們的産品。

第二,我們的産品結構是商用車與乘用車並舉。當然商用車大概占了我們三分之一的銷售多一點,商用車大概占35%,乘用車占65%的産品結構
 
整個産品來說,客戶主要是OEM客戶爲主(OEM是原始委托生産,俗稱代工,OEM産品是爲品牌廠商度身定做的——格菲注),然後是出口,然後是售後。我們售後這塊做的比較少,因爲中國售後拼價格、不拼質量,我們按照OEM的標准生産的産品競爭,所以這塊對我們既是劣勢,又是優勢,OEM占我們整個市場的60%多一點。我們出口大概占比15-16%,售後比出口稍微多一點點,大概16-17%,其他都是OEM市場

我們OEM市場是這樣的,商用車方面,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商用車市場,所以當然是國産品牌爲主。乘用車我們是以合資品牌爲主,我們合資品牌一個是大衆,是我們的第一家,然後上海通用,然後是韓國現代,然後是神龍,最後才是日系一部分産品。

大衆是我們第一大客戶,因爲我們有幾個産品是大衆獨家供應商,或者是70%的份額。但是你知道大衆有五六個法人體,一汽奧迪、一汽大衆、上汽大衆、佛山大衆、成都大衆、烏魯木齊大衆,你看不出它是第一位,但是從我們主機廠的角度來說,它是第一的,這是我們一個主要的東西。

當然還有福特,福特這兩年形勢不好,福特以前也是我們比較重要的客戶。但是我們出口福特的産品比較多,商用車這塊。因爲美國皮卡車比較流行,皮卡的傳動組,我們是它的第一大供應商。所以這塊的業務量比較大,但是在報表上是顯示不出來的,因爲國外都是一個法人,一個法人的開票,進入不了前五,所以你看我們前五大客戶裏面,好像沒有它的名字,但是你要合並起來就很大了,這是我們産品的情況。
 
第三,從今年的形勢來說,坦率地說,今年形勢不好,有兩個不好。一個是成本上升速度比較快,鋼鐵價格漲的厲害,第二是OEM市場合資企業今年的形勢普遍性車市比較差。合資企業不像自主品牌,自主品牌它可以爲了保量,爲了民生,企業爲了沖第一,沖第二,它可以生産出來放在那裏,或者向4S渠道壓貨,合資企業它有一個特點,實事求是,不存在壓貨的需求。

但是今年車市有一個特點,高端品牌的形勢很好,像我們供奧迪的,今年增長了15%以上。北方奔馳、寶馬,華晨寶馬形勢都很好,我們今年量都是增長比較好的。但是北京現代比較差,神龍差,上海通用今年也不好。福特也不好。所以導致今年高端車增加了,但是中端車的形勢不太好,特別是2018年到8月份以後開始下降,10月,11月,一個月比一個月差。自主品牌是形勢好,但是我們自主品牌做的少,因爲我們給吉利不怎麽做,吉利的貨款壓的太狠,我們不願意給吉利做,比亞迪還可以,但是量不夠大,比亞迪乘用車主要是新能源這塊做的比較好。

所以說今年到9月份的時候,我們是下降了百分之六點多,全年我預計下降幅度比這個還要大,我們公司有一個特點,我們不會做各種平滑,第二個我們是加速折舊的企業,上市公司這種加速折舊的企業不多。我們從2015年開始就公告了,我們折舊跟別的企業不一樣,加速折舊意味著很多費用比別的速度快。坦率說我們紮實。

第一時間比它們短,前兩年研發好多的費用,我們都做費用化了(研發費用化會降低當期利潤,資本化是將花出去的錢變成資産計入資産負債表,費用化方式的企業利潤更真實——格菲注)。所以這一塊我們可能影響比較大,因爲我們研發100萬以下的設備買進來,直接做費用列增的,不做固定資産的。你也知道,現在給奧迪,給大衆配套的檢測設備是非常關鍵的,所以我們這一塊費用比較大。第二個今年我們進入了寶馬跟奔馳的兩個産品,入測費用一家可能花了三千七八百萬,兩家光這個就花了7500-7600萬,這項費用我們是直接做費用列支的。這塊導致我們費用比較高,所以看到我們研發費用的占比是比較高的,因爲我們是直接列支,我們不做資本化。報表利潤看起來沒那麽好看,但是企業比較紮實。

Q:是的,我們以前去調研一些其他上市公司,有家上市公司打了一個比方,比如說我買了一個蘋果,花了9000,如果說你平攤到三年,可能一年花3000,但是這個蘋果萬一丟了呢?這很簡單的例子。
  A
:對,而且有些設備,有些東西它是更新速度很快的。所以這導致我們的費用比其他公司的費用高。我們今天還受到一個最大的影響,我們周邊的拆遷,其實我們這個地方是蕭山的一個村,我們公司所在地,你可以看到周邊都在拆遷,我們外地員工占了我們員工的60%左右,以前他們住房子都在外面租。現在我們公司統一租長租公寓。以前他們自己租,一個月花三四百塊錢就好了,現在沒地方租,一個月一套房要3000塊,你要讓員工自己承擔,他不可能承擔,所以全部由公司來承擔,就這樣這個長租公寓還不夠用,所以導致我現在有訂單都不敢接,因爲做不出來,這是我們很被動的地方

所以今年我們在江蘇泰州把産能擴大,湖北石首我們准備新建一個工廠,正在建設中,正在進設備,因爲我這裏沒辦法,員工沒地方住,所以這一塊導致我們的訂單有,不敢生産,不敢接單。像大衆的,它百分百歸我們,但我只敢拿70%華晨寶馬跟北方奔馳要求我們今年供到60萬輛的汽車配套,但是我們今年只敢供10萬輛,另外50萬輛我們會放棄的,因爲我們做不出來。長城新的哈佛6開始,哈佛7、哈佛9,一直到WEY,輪毂全部歸我們,但實際上它一個月車子最高的時候要20多萬輛,當然現在量跌下來了,結果我們告訴它,我們做不了,我們只能供你3萬輛的産品,其他自己外邊去采購。因爲它們要提升汽車檔次,以前還用重慶長江2代的輪毂,而我們是三代的。

三代目前國內自主品牌就我們可以生産,所以它們就要買我們的,我們說我們做不出來。現在我們在江蘇泰州擴能,今年年底基本設備可以到線,因爲我們設備都是進口的,明年才開始做,設備安裝調試比較快,一個月左右就好了,國産的價格便宜,但是調試時間長。所以明年這一塊,我們會有比較理想的增長。因爲奔馳、寶馬、華晨寶馬,我也可以全部拿下來,奔馳我也可以全部拿下來,當然明年60萬輛我肯定做不到的,但是我可以在2018年的基礎上,給它翻一倍是沒有問題的。

高端車有一個特點,你不能出任何質量問題,出了質量問題以後,五年之內你進不到這個主機廠,因爲他們對這個品質要求很高。高端車有一個特點,它對價格不敏感,對品質很敏感,這是它們的特點,産品品質、産品的穩定性、産品的一致性,這是它們最關注的,因爲它們轉嫁能力比較強嘛,這是它們的特點。

Q:我買的那個奧迪Q3,說不定還是咱們家供的産品。

A:奧迪Q3汽車輪毂都是我們的,應該70%都是我們的,它一直希望我們把它全部拿下來,但是我們跟它講,我們沒有産能。因爲從大衆來說,它好管理,我管理一個供應商就好了,跟你一個對接就好了。兩個共線的話,有時候它管理起來比較麻煩,它們一直希望我們獨家拿下來。

所以我們現在的産能大概不到2000萬套,下一步我要擴到5000萬套。因爲連日本的馬自達,日本的日産我們都供進去了,日系是比較難進的,它現在也想讓我們提供,廣汽三菱跟我們講可以進來,而且百分百的市場份額給你。

Q:說明咱的品質還是非常好的?

A:是,坦率地說,我們具有正向設計能力。因爲現在我們國內很多汽車零部件的主機廠,原配廠商是歐洲的國家生産,在它的基礎上拿過來,做逆向仿制,達到它們的品質。我們不是這樣的,你主機廠開發之前就告訴我,我給你同步開發,同步驗證。

所以我們要在德國大衆設立一個技術辦事處,我們有幾個員工派到德國大衆去工作的,穿著萬向的工作服,在德國大衆打卡。因爲剛研發出來的新車型,毛利率比較高,當然風險比較大。我們現在有這個能力,當然我們也不是全部,在某些零部件上我們絕對能,某些方面我們還不行。

但是我們國內汽車零部件主機廠,幾乎零部件企業都是逆向研發的。合資企業先做出來,外資的零部件企業先做出來,我再把它拿過來模仿,做逆向的。這是我們的優勢。具有原配廠商能力的話,將來會越來越好,特別是在經濟危機的時候。

基本情況我就介紹到這兒,你有什麽問題,我來回答你。

格菲心語:依托多年的技術積累,公司已經具備正向研發能力,逐步打入中高端市場,産能未來也會逐步跟進上來,在研發支出方面,公司全部費用化處理,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公司的作風非常踏實。受制于行業本身特點,與其他OEM廠商一樣是大客戶模式,這種模式下,公司業績受下遊客戶需求影響會很大,需要密切跟蹤下遊客戶銷售變化情況)

 

2、 Q:我想問一下,咱們同行業的研發基本上大約是在多少?

A:同行業的研發費用,大概在2%左右,我們是百分之四點多

Q:2%的話,差距確實有點大

A:對。所以我們原來每年光這個利潤就差了2個多億。

 

3、 Q:咱萬向節、輪毂、軸承這塊,包括驅動軸這塊,它的市場占有率分別能達到多少?

A:十字萬向節總成,我們在OEM廠商大概占55%-56%之間。汽車輪毂單元,我們大概占2%左右。等速驅動軸我們占13-14%我們是第二大,第一大是SDS,就是上海納鐵福,它是第一,我們第二。輪毂單元我們第一,萬向節我們是第一。

Q:你剛才說的這個市場占有率是國內市場占有率還是?

A:國內。

Q:國內市場占有率,如果萬向節的話已經達到百分之五六十的話,這個占比已經很高了。

A:對,這個市場占比比較高,空間坦率地來說少了點,但是輪毂單元和等速這塊我們提升比例還是比較大的

 

4、 Q: 咱們的四大業務,回款周期是多久?

A:我們的回款周期是45-60

Q:一個半月到兩個月?

A:對,因爲我們給合資企業做生意,合資企業都是這樣的,45-60天,如果你收承兌45天,你收現金是60天。

赤裸裸的就是這樣的。不像自主品牌,自主品牌就是這一點不好,它拖的時間太長。我們以前給吉利供了,後來不做了,最快9個月,撥款回攏期。它是3個月的票期,開發票,6個月商業票據,拿過來一點用都沒有,所以我們不給它做了,我們主動放棄。

它也找到過我們,包括新領克、新博越讓我們給它做,我們給它講,給你做,我們歡迎,但是條件就是按照合資企業付款,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我們生意不做。因爲我們萬向有一個考核,今年營收增加的比例和應收賬款增加比例,如果應收賬款增加比例超過了營收增加的比例,對總經理考核的時候,把你應收賬款增加的那部分,從利潤裏邊減掉,所以我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減少了

格菲心語:當下很多公司爲了當期利潤進行賒銷,使短期利潤報表非常好看,但是巨額的應收賬款也埋下很大的隱患。萬向的考核規定促使管理層在拓展銷售規模的同時把控銷售質量,這樣的考核機制下公司能踏實走好每一步,而不是陷入盲目擴張。)



 

5、 Q:咱們三季報有一個長期借款增加是什麽原因?

A長期借款增加是這樣的,一個是我們給下邊一個合資公司加大了一個貸款,每年利率只有百分之二點多。政府貸款,我投設備,相當于買方提供一個30年的賣方信貸給我們,利率很低,我們下邊這家合資公司做,所以就是這塊,我們明顯增加,因爲它利率低嘛,不拿白不拿。前年是免息的。所以這一塊導致我們增加了,再加上正好我要投資嘛,我就拿下來了。這個項目從短期貸款轉向了長期貸款。


6、 Q:另外一方面,咱們公司的競爭對手主要有哪些?

A:分産品的,傳動系統,乘用車主要是上海SDSSDS即上海納鐵福——格菲注),包括國內的還有其他的淩雲股份等,我們現在是追上海SDS,就是傳動系統;軸承系統主要是NSKNSK即日本精工——格菲注是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軸承裏面還有鐵姆肯,捷太格特等;制動系統像博世也好,TRWTRW即美國天合——格菲注)這都是我們學習的對象。

制動系統坦率說,這兩年其實我們做的不好,所以這一塊我們去年年底的時候把總經理換了,我們認爲他有很大的失誤。因爲制動系統競爭是最激烈的,制動底盤是整個汽車零部件裏邊規模最大的一塊,競爭也是最激烈的,這裏邊有很多國際玩家,博世、大陸、TRW,他們這塊競爭都很強。所以這一塊這幾年下來我們業務量在萎縮,所以這塊我們有很大的失誤,但是這塊我們在發力。

汽車電子這一塊,將來都電子化,我們有一定的優勢,因爲我們這塊有一個很好的團隊。但是中國的汽車電子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芯片都要從國外采,這是我們的一個軟肋自主品牌裏面競爭裏面我是有優勢,但是跟合資,TRW、博世競爭,差距比較大,源于我們芯片不會做。我們都是做算法,做集成的,這是我們最大的劣勢

Q:這個問題不光咱有,包括大華、海康,包括其他的企業,只要涉及到芯片,全部外采(詳見格菲工作室在雪球發布的海康威視和大華股份的實地調研報告,https://xueqiu.com/8590250293/column——格菲注)。

A:對,外采有一個好處,它做芯片的企業本身不做攝像系統,而博世、TRW它既做芯片,又做制動系統,而且是這裏邊重要的玩家,它的市場我還不能碰,一碰就給你斷貨。

第一是斷貨,第二它用第六代、第七代的産品,它只給我供第三代、第四代的芯片,差距太大了。第三個,還有一個特點,我的算法必須無償公開。

Q:無償公開?

A:對。而它的算法我得不到,它只能得到我的好處,吸取我的經驗,我的哪一方面它覺得比較強。所以我們有一次跟博世交流,博世就說中國人做算法做得好,一方面是表揚你,一方面挖苦你。我那次跟我們總經理說,一方面他在表揚我們,一方面他在挖苦我們。這麽好的東西無償的給人家,你不給人家,人家不給你供貨,像那個激光雷達,微波芯片,國內現在主流是24HZ的,國際上主流都是90HZ,現在人家連77HZ的給我們都有很苛刻的條件,算法全部無償公開,你只能供哪幾家企業,其他你供不了,
坦率說,這是我們的一個軟肋,但是我沒辦法,我要拿到芯片,我只有這樣給它,白白的給它。

所以現在這塊是我們最大的一個問題,你看我們現在汽車電子這塊,我們業務做得也是蠻大的。我們不敢宣傳,爲什麽呢?我向競爭對手采購,芯片我不敢講,我一講出來的話,它的大衆客戶我不敢碰,通用這些量大的企業我不敢碰,因爲一碰就斷貨,芯片沒了。

格菲心語:芯片受制于人是我國工業發展現階段非常突出的問題,但是這種困局非一朝一夕能夠改變,對于一些芯片嚴重依賴進口的行業和企業,在競爭優勢打分項是要減分的,相應的業務估值也應該打折。)


7、 Q:咱有一個子公司是萬向123,現在目前的情況怎麽樣?

A:萬向123不在上市公司,是在集團公司下面,萬向123坦率說去年是虧損的,20152016年是盈利的,暴利的,2017年虧損,2018年到9月份還是虧,9月份以後,形勢又好得不得了(萬向123主要做锂離子電池及動力電池組裝系統——格菲注)。

Q:爲什麽周期性那麽強?

A:年底沖量,大衆、上汽在沖量,廣汽也在沖量,以前上半年量很少。

Q:到年底沖量,不太理解?

A:一個各地有牌照,有指標,要用完。第二個,現在你知道,北上廣都給你限牌,還有一個當地政府強推,像深圳,出租車全部都給我換成電動汽車,指定是比亞迪,你不換都不行,這塊的量馬上就上起來了,所以都是短期的效應。

第二個我們的研發費用比較高,因爲現在三元准確說它也是一個過度方案,下一步可能是锂硫化新興電池,這一塊我們的研發費用比較高,我們自主品牌,你像CATL,他們這一塊,對新興電池的研發占比並不大。

Q:我感覺咱們公司對于研發這塊特別重視。

A:對,因爲我們老板創業時間比較早,他知道他之所以能夠常青到現在,就是有核心技術,所以我們這個研發的費用特別高。

萬向123,今年可能會盈利,但是盈利能力可能不是很高。我們也規定它每年必須燒掉多少年用于研發。再加上研發費用全部做費用化,這個也會有影響,你今年投5個億就是5個億的費用,投6個億就是6個億的費用。


8、 Q:在汽車配件這個市場,這個市場空間到底有多大?

A:是一個萬億的市場。空間是很大的。坦率地說,發展的空間是很多的。

下面經濟形勢不好的時候,對于一些具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反而是一件好事情。第二個中國放開對外資企業的股比的話,對我們是有好處的。股權比例,以前不是封頂50%嘛,不能夠控股,如果它們能夠控股的話,一定是有好處的。他們以中國爲市場的話,它們就要競爭嘛。

再就是他們要找優勢的供應商。你知道現在我們給上汽,給合資企業,其實並不是供不進去,是上汽不同意我供,上海市政府不同意我供。因爲上汽有很多子公司,它們是優先保證他們的份額,將來如果外資企業比例高了,上海市政府,我不來聽你了,這是我們的一個優勢。他們會爲了利益,會提高我們份額的,像華晨寶馬跟北京奔馳就很明顯,華晨寶馬就說,你們做好擴能,我要把份額給你們提上去,因爲它要占到75%了嘛。所以這對我們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們這一段時間擴能速度很快。

Q:咱擴能的話,利用自有資金還是……?

A:我們自有資金一部分,還有配股一部分

Q:說到配股,公司爲什麽會選擇配股這種形式?

A:因爲大股東,它不希望稀釋股權比例。我們大股東,坦率地說,資金實力比我們上市公司還要雄厚,所以它對股權比例看的比較重,所以現在發現存在最大的問題是什麽呢?其他公司都是股價下,大股東募資,股價上,然後漲了大股東又很難受,配股的話,大股東幾乎可以把價格鎖定了。

Q:可以非公開發行,然後大股東參與。

A:參與比例的話,按照現在50%多的比例的話,股價漲的大股東到時候沒辦法,因爲現在發行期首日嘛,大股東沒法控股,可能到時候價格很高,你怎麽辦?相當于高位增持了,配股的話,對于我來說相當于低位增持。所以我們大股東對股權看的比較重,所以我們這一輪他增持了百分之四點多。

Q:尤其是咱公司本身就是這麽優質,往下調股權比例實際上等于讓利給別人。

A:對,然後我們的現金流又比較好。今年看我們的經營性現金流是負數,是因爲我們賬戶上有一個調整,以前我們開票據,是從萬向財務公司開,保證金是在15%左右。因爲這次我們在配股的時候,證監會提出,把增外財務公司開的配股保證金退出來,全部到外部銀行去開。外部銀行我們以前開的很少,信用記錄不高,我們百分百的保證金轉過去了,變得經營性現金流現在很難看。因爲它變成其他貨幣資金了,所以看著經營性現金流好像支出比較大,其實這個錢是沒變。只不過一個是存在銀行裏,一個是存在財務公司裏,區別就在這裏。

2019年,如果一直這樣操作就正常了,按照銀行記錄,如果好的話,明年給你降到50%70%的話,導致我明年的現金流特別好看,但實際上是沒變化的,只不過是做賬的一個處理方式的區別。

所以我們上市以來,我們幾乎都堅持現金分紅的,因爲我們資金多嘛,我們融資的節奏很慢的,2001年融過一次資,2010年融過一次資。七八年做一次融資,而且我們每次融資之後,效益都在增長。我們不是爲了圈錢,別的上市公司爲了圈錢,我們這點老板很清楚的,老板認爲融資比銀行貸款成本高。

Q:咱們今年還會繼續分紅嗎?

A:繼續分。肯定是現金分紅。我們每年現金分紅都五六個億出去,這是我們的一個特點


9、 Q:公司2013年的時候,淨資産收益率上了一個台階,基本上能達到20%了,2013年發生了什麽事情?

A:不是發生了什麽事情。我們2012年當時增發完之後,效益沒這麽快,2013年之前設備達産了,産能達産了以後,才開始釋放出來。還是産能的原因。


10、Q:咱們2017年年報的時候,咱公司的存貨基本上達到了18.7億,這是什麽原因?

A:存貨,我們那時候預計鋼鐵漲價,拼命儲備鋼材。雖然短期內,它至少可以緩沖兩三個月,因爲我們鋼鐵量是比較大的,鋼鐵占我們整個成本59-60%之間,所以鋼鐵價格對我們的影響特別大。

Q:怪不得看起來這個數字特別異常。

A:對。因爲我知道它漲價,我肯定要備貨。我們是零庫存,我們對産成品是嚴格控制的,但是對原輔材料我們是不控制的,如果你認爲價格漲,我就繼續儲備,如果認爲價格跌,我當然會減少儲備,如果認爲價格漲,我們就拼命地去買,鎖定。

Q:鋼鐵價格判斷,你們是怎麽判斷的?

A:我們有個貿易公司,專門做這個鋼材的研判的。有一個20多人的團隊。

Q:然後咱做不做期貨的套期?

A:期貨套期我們不做。因爲這方面的專業人才我們擔心不夠,第二個我們老板不同意。因爲這個東西一旦獲得暴利之後,他認爲可能會賺,大賺,但是虧一次就把你多少年賺的錢全部虧光了,所以老板堅決不同意我們做套期、股票,都不允許操作的。

有一次我們開董事會的時候,有一個獨立董事提出來,爲什麽不做套期?我們老板就說了,可能你十年都是賺錢的。只要虧一年,我這個企業就完了。包括我們貿易團隊也提出過,想做點套期保值的事情,老板不同意,我甯可知道它漲,我們去做儲備,不要去做,它說你賺了,賺十年,一年給你虧光了。所以老板堅決不同意做這個事情。

Q:魯總確實有眼光和智慧。

A:對,他就講,我還是實實在在賺工業的錢,別去給我做金融。如果我們連實業都做不好,你做金融,隔行如隔山,你看著別人賺錢,你賺不到錢呀。你可能賺點蠅頭小利,一次性就沒了。

老板說你連最熟悉的行當都做不好,你做那個幹嘛,人家熟悉的事是人家玩的,不是我們玩的,我們是看人家的,我們玩不過人家的。所以他堅決不同意,所以我們企業,明知道鋼鐵要漲價,我最多買一點,但是我絕對不會去做套期保值的。

格菲心語:公司管理作風比較踏實,在原材料成本控制方面采用預購的方式也是一種辦法,但是這種預判是否哪一次會出現誤判?我們無法確定。所以公司的處理方式一方面體現公司務實的作風,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存在萬一誤判導致短期業績存在波動的風險的,這也是這類企業難以避免的一個問題。)


11、Q:現在有很多文章,很多人質疑魯總兒子魯偉鼎往金融這方面走,您怎麽看?

A:不是,我們萬向集團公司我給你稍微介紹一下,萬向其實有十大産業,一個房地産,一個是農業,一個是新能源,一個是海外,一個是礦産,一個是旅遊,還有一個是金融等等這些板塊,他兒子以前一直負責金融這個板塊,做保險,做信托,我們除了拿銀行牌照,券商牌照也有。後來省政府爲了上市,要求我們把那個券商賣給了財政廳,做大財政廳的規模。其實我們是浙商證券的第一大股東,我們跟省政府是並列的,我們是民生保險的第一大股東。

信托的通道業務我們從來不做的,所以國家來查我們一點事情都沒有,我們小老板說我們不要做這個事情,就按照信托的本質是什麽做,不要給我賺通道業務。所以這次來檢查的時候,我們完全沒有事情。

我們當時小老板就是明確的,他們父子倆人一致的,我們不要做歪門邪道的事,不要打擦邊球,這是他的一個風格,所以我們這次沒有一點事情。那時候我們小老板很明確,誰給我提出這種打擦邊球的東西,我就把你免掉。你們不要有這種想法,你就老老實實,正本清源的給我做事情,他覺得這樣風險小。

大老板也好,小老板也好,他們父子倆有一個特點,上次我們小老板開會就說,我的個人財富已經足夠了,我沒有必要去增加我個人的風險,他說這個錢如果我不賭,我這一輩子是我花不完的,我幾輩子都花不完,做這個風險幹什麽,名聲也不好聽。所以金控萬向也查過,我們萬向沒事,因爲我們這些東西都沒做。


12、Q:是。咱們魯總跟管總理念有沒有分歧?

A:管總因爲一直跟大老板起來的,所以風格是相似的。因爲我們萬向有一個特點,那時候我們大老板,一直以來他都是踏踏實實做事情,不要高調做人。你像我們大老板也好,小老板也好,他們在集團辦公的,任何一個萬向的員工都可以進去,沒有專職秘書。我們老板辦公室和這個辦公室一樣大,就這間辦公室這麽大。沒有專職的秘書,一般企業領導都有專職的秘書,我們沒有專職的秘書。

Q:它沒有專職的秘書,自己事務那麽多,安排過來嗎?

A:當然有一個工作上的安排,但是他沒有一個專職的秘書,有的老板旁邊專門跟了一個秘書,天天跟在後邊走,他沒有的,我們辦公室給他安排好。有個專職秘書就容易引起腐敗,很多事情,老板就會容易高調。第二個,我們老板的電話號碼是公開的,萬向員工隨時都可以給他打電話。第三個每年到年終發工資的時候,夏天天氣熱的時候,我們老板都會到車間裏去轉,去看的。這是他的風格,當時他父親也是這樣的。吃完中飯之後,最熱的時候到車間裏去轉一圈,要求我們管理層也要去轉。因爲一線員工很熱,雖然有風扇,有冰塊,但是跟空調房的概念還是有差異的。因爲我們這個車間沒法裝空調。裝空調悶的髒、油味受不了,所以一定要通透,所以給它放置了冰塊,電風扇在這兒吹,但是跟空調比起來,肯定有差異,而且機器本身發出的熱量也很大的。所以老板每天中午都汗流浃背的搞一個多小時,在裏面轉來轉去,慰問員工,這是一個特點。

每年年終的時候,問員工有沒有什麽訴求,年終獎有什麽要求,發的滿意不滿意?他都要去問問。我剛剛前兩天聽到一個民營企業的例子,他們說現在一個公司中高層的員工見他都很難,我說這樣弄下去,這個企業要完蛋了。

Q:方便的話,我們一會兒也去參觀一下車間?

A:可以的,沒問題。



13、Q:咱們爲什麽要參股藍卓工業?

A:藍卓工業是褚健教授創立的,浙大原來的校長,他在工業互聯網安全方面的一個權威,他原來是浙江中控,那時候被舉報了,說種種原因,現在又被無罪釋放了。國家對工業互聯網軟件安全性要求比較高,他在國際上面做的比較早,有核心技術。因爲我們將來做工業4.0,這一塊也非常關鍵,我要把整個數據向他開放。第二個我們認爲這家企業是將來有核心競爭力的一個企業,是一個發展方向,所以我們投進去了。

藍卓是非常好的,因爲褚健教授在這方面是個權威,所以說我們投他的企業。其實浙江中控是給政府的,褚健本身也有股權,政府也有股權,政府的掣肘比較多,國資審批比較討厭,做一個大的投資都要政府審批,你知道互聯網是發展速度比較快的。其實褚健被舉報就是一些費用的列支,包括未經政府批准這個項目就啓動了,未經政府批准,國資委批准,你就研發投入一兩個億。所以他上次有切膚之痛,他覺得這樣的話,市場就失去先機了。

所以他覺得我成立一個自己全資控股,萬向參股,包括國投基金都參股了。他當時提出的條件,第一個對于研發方面不能發表意見,研發你不要說這個費用高,那個費用高,這個投不投,你不要給我扯,你扯的話沒用。這方面他有獨斷權,我們要給他,因爲這方面他專業,我們說實話都是外行,所以這塊我們投進去了。我們認爲這個項目將來是一個比較好的項目。

Q:他如果能在互聯網工業這塊,做得比較好的話,那確實不錯,因爲互聯網工業這塊市場空間很大。

A:市場比較大,這塊毛利率也很高。因爲浙江中控本身盈利能力是蠻強的,他過往的曆史也有很好的技術給我們,因爲他做過,有核心技術,無非再重新研發一款。

Q:工業互聯網的空間非常大,但是工業互聯網受制于它的技術,包括門坎,很多人想做做不了。因爲這種一旦上互聯網,它肯定做一些共性的問題,所以共性問題的話,你沒有做這個行業,你很難去發現。

A:第一,它是一個系統解決方案,它共性幫你解決,個性也幫你解決,所以我們本身也要投這塊,我們工業4.0嘛,我們也要建立一個新工廠,也需要把我們很多商業機密,商業數據向它無償的開放,因爲我有股權,它也不敢。所以包括我們以前我們投資易往信息,我們就是爲了做工業4.0,後來我們發現易往這個能力不夠強,跟藍卓比起來差距有點大。

Q:我們有時候也有這種感覺,有時候企業是需要靠比較的,一比較之後才能夠發現它的核心競爭力,它的優勢,你不比較,光單獨的在一個維度上看覺得蠻好,但是你多個維度,不同的維度去看,差別就很大。所以說這事不能簡單的去看的。

A:我們認爲它將來能上科創板,我個人理解。因爲它有核心技術。而且褚健本身帶了很多研究生、博士生,都在他團隊裏邊,人家都比較佩服他,核心人員的穩定性特別強。他被拘留期間,好幾年,他那個核心團隊始終沒有走,沒有離職,他的學生對他都非常佩服,因爲你知道現在有一些好的技術人員老是流失也很討厭。

 

14、Q:咱原材料價格漲跌對咱公司的一個影響,除了咱有一種積極的備貨以外,咱有沒有其他方面的措施?

A:一個就是技術上的,例如原來的鍛造,原來是熱模鍛,現在變成冷凝鍛,它材料利用率上去了。你比如放余熱要放10%,現在放3%就好了,原來10道工序,現在7道工序,這樣我這個余量就放少了,提高材料的利用率。采用技術手段來走,把工藝提高,效率提高,以前要10個小時,現在加工到8個小時,也會降低成本。只有從這種方案走,其他方案套保我們不走的。

 

15、Q:再就是下遊的車市,我是覺得不是特別好,它會不會傳導到咱們供應商這塊?

A:我們已經傳導到了,因爲我們做的合資品牌,合資品牌反映是比較及時的,我們這塊已經傳導到了。

Q:它這個傳導周期是多長時間?

A:自主品牌坦率地說,有時候政府爲了年底保GDP增長,強制性讓你生産,合資品牌它指揮不動,它也沒法講。所以這塊比較明顯,市場化反映比較靈敏,一般三個月左右就可以傳到我這邊,現在我已經傳導的很明確了

所以自主品牌這塊我說不好,因爲我知道傳播速度比較慢,有些自主品牌,爲了年底保增長,政府給你提供,銀行給你提供貼息等等貸款,讓你去生産,當然這塊業務我們做得比較少,所以我們影響不大。


16、Q:咱們萬向集團的新能源汽車這塊,未來是否會注入到咱上市公司?

A:乘用車這塊暫時不考慮,爲什麽?現在是給東風、一汽、上汽是戰略夥伴,萬向一旦做乘用車,就變成競爭對手了。所以這塊我們是不考慮的,根本就不能考慮,因爲現在新能源車如果沒有國家補貼,沒有政府的強力支持,它無法做到盈利。只有你將來完全能做到盈利了,那可以考慮,現在我們不考慮,但是萬向有一個新能源大巴車,可以考慮,因爲大巴車整個市場容量比較小,如果我做,你宇通不用我的零部件也無所謂。我能夠彌補這塊的損失。

Q:所以咱新能源汽車這塊還是放到集團這邊?

A:對,集團它現在重點也是放在美國,不在國內,在國內怕對我們零件有影響。如果我放到國內的話,上汽、一汽它們都很敏感的。因爲它們也問過,我們是不是想做?我們就跟它說國內不可能,我們在國外做高端定制的,跟你們沒關系,你放心。

而且這個投資新能源是比較大的。日本淩峰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銷售,它都虧了,因爲國外沒有補貼。所以當時我們老板就給我們提出一點,如果我們投資,萬向123也好,大巴車也好,前提條件它每年的投資回報能夠達到同期的銀行貸款利率,做不到這一點就不用投它了,這樣你不如存在銀行裏直接拿回來,又省力,要不累死。 


17、Q:另外一方面,咱們在國際化方面的開拓和進展情況。

A:國際化坦率地說,我們以前開拓得不是很強,萬向在美國有一個公司,它統一負責,下一步我們國際化運作這塊提上了日程。但是此前我們也提過,國內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我們商務部有個10號文,就是以資産換股權這塊,把你阻攔住了。所以你看中國的企業到海外買,都是現金並購。

現金並購有個最大的問題,在美國它的稅很高,要交45%的所得稅,聯邦和州的加起來,大概45%。就是說你給美國交的時候是100塊,有45塊錢是交給稅了,它到手只有55塊,所以你必須價格很高。中國的買家比國外的買家出價高一倍,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但是國外美國換股的話,如果你這個股票不出售,它是不用交稅的。所以現在一個新的政策管理辦法,上一次不是國家征求了嗎?國家可能也意識到這一塊。這個如果暫時管理辦法出來之後,對我們企業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美國有比較優質的資産。

Q:我是覺得在國際化方面的開拓還是有點欠缺?

A:是,所以這塊此前我們考慮過好幾家企業。2016年的時候,我們有個很好的項目,當時我們在啓動,有一個收購30多億美金,當時我去美國待了三個多月。運氣不好,遇到那一年國家外彙管制指導,確實是個好項目,但是民營企業你投這麽大,示範效應不好。後來我們就放棄了。

了這個事情,集團公司請了六個盡調團隊,美國三個,這邊三個,律師、會計師,券商,花了好幾千萬美金,後來集團承擔掉了。那家企業大概一年盈利是1.7億美金,叫MPG,它美國上市費每年是2000萬,如果我把它退市掉之後,因爲我整個百分百收購嘛,每年淨利潤1.9億。美國的承債式收購,33億美金,出去,其實它有十多億的債務,還了之後,其實我實際付出大概就13-14億。

2017年初的時候,國家稍微放松點,結果被美國IM公司老早就收掉了。我們說這個東西,它是當時全球最大的鋁鍛企業,粉末冶金技術很好。當然現在美國不會賣給我們了,因爲這是核心技術,又不賣給我們了,所以當時我們錯失了這個良機。

所以後來包括我們老板去,習總書記問他這個項目的事情,他說這個東西被人家國外收了。當時那個老板70多歲,他兒子是做遊艇的,對汽車零部件沒興趣,因爲這個企業是他一手創辦的,他希望給這個企業找到一個比較好的買家,希望有一個很好的歸宿,他覺得中國汽車市場比較大,所以想賣給中國,他在蘇州有工廠,覺得中國市場比較大,希望我們把它運作好。美國三大汽車公司60%的市場份額被它占了,鋁鍛這方面多好的一項優質的資産。

當時其實我們出價並不低,當時IM公司跟我們競標的,他的出價比我們高3億美金,但是那個老板願意賣給我們,他就說我對這個企業感情很深的,所以他希望找一個很好的買家把這個經營好,而且中國這個市場很大,所以他希望賣給中國。

Q:真是挺可惜的。咱在國際化方面有沒有具體的措施?

A:我們正在美國那邊整合。因爲美國公司在歐洲很多都有企業的,把它整合到一家,將來把這個資産股權換到我們上市公司來,這是後話了,過程沒這麽快


18、Q:咱們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麽?

A:我覺得我們核心的第一個有正向的研發設計能力,這是我們最核心的,我們有一個很好的研發團隊,有核心競爭能力,這方面跟其他的企業不一樣,其他的企業逆向設計的比較多,我們是正向的,雖然研發費用是高了點,成本是高了點,但是能拿到很好的項目,很好的定單

Q:我請教您一下,這個逆向的研發是什麽意思?

A:逆向就是零部件,假如像一個新的奧迪Q3出來了,原配廠商是我,你想做,把我的零件你買去,你買個汽車回去,然後按照我的尺寸,不知道所以然,只知道企業這麽做,我就跟你這麽做,跟你做得一模一樣,達到你的標准,就是仿制。

正向就是主機廠告訴我們,我這個主機,它的參數是什麽,具體怎麽設計你去設計,它告訴我參數,然後我再做研發,再做路試。這個就是區別。它有一個規定,正向設計,三年之內是不允許做逆向的。三年之內不允許做逆向,因爲做逆向,我馬上被人模仿了,我怎麽辦。主機廠有一個要求,三年之後對你放開保護,你被人侵權,不得去告別人,允許別人逆向。

格菲心語:創新是企業不斷進步的推動力,公司能夠率先走出這一步是很好的典範,只有這樣才能不斷提升公司在行業中的地位,不斷增強自身競爭力)




19、Q:這個行業存不存在一些周期性?

A:每年七八九相當于是一個淡季,用車少一些,包括國外都是這樣的。四季度一般是高峰期,一個是美國聖誕節,買車子比較多,聖誕相當于是一個購物季。


20、Q:我還是對咱這個新能源汽車這塊很感興趣,因爲我是覺得,新能源汽車,從長期來說是方向,除了您說的咱們把新能源汽車定位在美國市場,不定位在國內以外。咱們對于新能源汽車這塊長遠的考慮是什麽?

A:第一個新能源汽車我們認爲是一個方向,毫無疑問的。第二個現在新能源發展是過渡方案,因爲三元電池有一個很明顯的缺陷,它的理論值是300,實際上你做不到的,不可以突破300280-290,再上就上不去了,因爲再上去,成本高的沒有意思了。第三個如果都用三元做的話,中國現在是100來萬輛,钴價就漲這麽狠,全球幾千萬輛都上來,這個價格漲的你也開不起。

當然锂電是很便宜的,但是钴是很貴的,钴是一個稀有金屬,就那幾個國家,剛果可以産這個,大部分國家是沒有這個礦的。所以說將來燃料電池我們認爲是比較好的替代品,但是燃料電池技術還不成熟

Q:我可以這麽理解嗎?就是咱們現在針對新能源汽車做的一些政策也好,測試也好,僅僅是暫時的,未來的話還是要根據實際情況,有可能會做。

A:對,我們根據實際情況來做,我們現在不急。第一個新能源汽車,特別是電池,有一項技術獲得突破,你前面的投資都是零,例如現在是280的三元,將來锂硫化電池獲得突破了,做到450了,它前面生産線不能貢獻,你前面的技術,工藝都是零,前面什麽專利都是零,就跟功能機跟智能機一樣,你智能機開發出來,功能機當時有人用嗎?
這塊我們是很謹慎的,所以我們大老板提出來,一個是靠政府補貼,沒有特色。像特斯拉全球銷量比較大的,但是它還是虧損,現金流一直是比較緊張的。如果中國政府真的不補貼的話,特別是這次跟美國談判,可能這一塊都是重點,我們不能再拿補貼了,你補貼就是很不公平。

 

21、Q:咱公司2019年的業績增長點主要是在哪兒?

A:業務方面是這樣的,我們是等速驅動軸有幾個新項目獲得了,像大衆跟成都的新捷達,等速驅動軸百分百供貨,一年大概將近1個億

第二個我們跟日本的日産軒逸,一年大概銷量在70多萬輛,我們獲得了一個定單,它有三款車型,軒逸比較好,毛利率比較好。

第三個,輪毂單元北方奔馳、寶馬,包括長城這塊的量都在增加,吉利也提出來,按照合資企業的條件付款,這塊量比較大。我們大概有260萬套,明年馬上就可以生産了,後續還在投,明年大概能增加400-500萬之間,這塊毛利率馬上就可以上來了,因爲這塊走的全是高端,寶馬、奔馳,奔馳現在只做了10萬輛,另外50萬輛你是自己放棄的,做不了,沒産能,下面我給它做到20-25萬輛,翻了一倍多,毛利率很明顯,因爲它高端車,價格不敏感,所以這塊對我很明顯。

第四個,我們的制動系統,經過這兩年的調整也進入了低谷。我們的傳動軸形勢還可以,因爲我們是走重型、輕型均衡發展的,我們不像遠東傳動只做重型。接下來重卡這塊,形勢肯定不像這兩年的這麽火爆,這塊對我們來說正常回歸,我們供江陵、重慶、包括福特。通用也好,福特也好,對它們來說,今年可能也是一個調整低點,明年也要做一些新款進行投放,我們給它供貨,相關零配件都會有所起伏。

所以這塊我們認爲原料價格,鋼材價格再漲也很難漲上去了,可能漲個三四百、兩三百都可以承受。前幾年是一年漲2000,實在是受不了。


22、Q:我問您最後一個問題,因爲咱終端客戶是汽車,汽車行業的估值我想您也很清楚,咱們作爲它們的供應商、零配件,您怎麽看待咱們這個行業的估值,或者咱們公司的估值?

A:我認爲汽車整車裏面有幾家企業,上汽估值是比較偏低的,廣汽倒還差不多。比亞迪靠新能源,看政府的補貼力度了,我覺得它的風險不可控更多,我最看好的是上汽。

長城我覺得還是有沖勁的一家企業,慢慢的會走出來,因爲長城這塊,它跟寶馬有合作公司,它們可能也會走量,走出來。畢竟長城有一個特點,長城還有自主研發能力。長城還有一個特點,企業很清廉,就跟我們萬向一樣,低調、清廉。我們跟它打過很多次交道,長城的魏老板到萬向來過,跟我們老板也很熟。我們跟它搞項目的人很清楚,他們來的時候,費用都是自理,吃飯都不讓你企業安排的,這是他們比較好的地方。

我覺得這種企業的話,短期肯定是有一點障礙,一點困難,因爲今年車市不太好,但是長期來講,它有競爭力,今年的調整不影響,因爲這個團隊只要不散,它就沒問題。然後作風不變,魏老板本身也是這樣的。我們覺得這個企業長期來說是可以的,靠自己紮紮實實來做。就跟華爲一樣的,華爲有幾年日子也比較難過,但是現在很好。哪個企業不可能一路高歌往上走的,中間總要調整一下,因爲到了一定管理程度,必須要調整,不調整的話,做一些消化,做一些整頓,它上不去的。

Q:您剛才說的這個汽車行業,咱們零配件行業呢?

A:零配件企業,我覺得很多企業都是高估的。因爲有一些企業我知道的,風格是比較激進的,有些企業包括利潤、折舊,包括結算方法,本身提不到位。有一部分新IPO的企業,規模原來比較小,做到一定程度上,它會遇到一個瓶頸,上市之後它要規範化,它沒上市之間,偷稅、少交養老保險,以後都做不來了,所以它的費用化成本是明顯提升的,它轉嫁能力又不強。因爲它主要靠資本給它投資,所以它的發展持續性會遇到很大的挑戰。

我覺得零部件很多企業可能會這樣,它發展就是會遇到一個瓶頸,因爲自主品牌差不多了,下面2019年,我覺得自主品牌很難好起來。中國的車市,現在國家認爲是零增長,我認爲是負增長,甚至-2-3

*******   ******   ******  ******

總結:

通過本次“我跨過半個中國去看你”萬向錢潮實地調研之旅,近距離地接觸通萬向錢潮、深層次地了解萬向錢潮,特別是與公司董秘鄧文先生的深入交流,收獲頗豐,感觸至深,歸納起來要點如下: 

 

1、公司目前主要主要業務爲四大板塊:汽車傳動系統、汽車軸承系統、汽車燃油排氣系統、底盤制動系統,其中底盤制動系統業務這幾年成爲公司的一塊短板業務,公司在努力彌補這部分欠缺。公司乘用車業務占比65%左右,商用車占比35%左右,以OEM爲主。

2、今年汽車市場可能會比較低迷,相關産業鏈會受影響,但是行業規模還是比較大的,特別在中高端車型,萬向作爲一家有正向設計能力的企業,未來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但是在汽車電子化方面受制于芯片技術。

3、萬向目前的主要瓶頸是産能的瓶頸,而這個瓶頸有望在19年得到一定突破,新建産能有望釋放。

4、公司在成本控制和研發費用化方面做得還是比較好的,但是原材料成本控制方面主要依靠貿易團隊的預測,對于這一點我們持保留態度。

5、在新能源領域,受制于産業鏈關系,公司目前沒有進軍新能源乘用車的打算,萬向123在新能源電池方面,目前也處在大幅研發投入的階段,公司在新能源電池領域有一定技術積累,但對新能源電池未來的發展方向目前持保留態度。

6、業務拓展方面:國際化進程方面,公司之前存在欠缺,目前在著手布局;公司對工業4.0未來的發展很看好,目前參股藍卓工業。

7、公司企業文化務實踏實,管理層目標明確,大股東也非常看好公司發展,公司對股東回報比較重視,堅持現金分紅。

8、估值分析(以公司三季報爲依據,按照TTM口徑計算):

最新股價(元)

6.46

每股收益(元)

0.3

每股淨資産(元)

1.84

PE

21.53

PB

3.51

ROE

16.85

PER

1.28

PBR

0.21

商譽占比(%

0.28

 

格菲剖析:

1、公司資産盈利能力指標ROE頗佳

2、公司靜態資産價格指標PE略高

3、公司靜態資産價格指標PB略高

4、公司估值與資産盈利能力的匹配性指標PER正常

5、公司估值與資産盈利能力的匹配性指標PBR正常。

 

結論:

公司資産優質,估值略高。

未來隨著産能擴張,業績提升,估值將趨于合理。


主創分析師: 李 陽先生

汽車制造行業分析師:于 凱先生

汽車制造行業分析師:徐 玮女士

責任編輯:高獻新先生

 

青島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

       2019年3月6日

  

注:關于“格菲工作室”

“格菲工作室”系由數位投資界資深人士聯袂多位實業家,于2017年秋季共同發起的、專注于投資標的基本面研究的二級市場投資團隊。

 

“格菲工作室”旗下品牌包括:

1、“我跨過半個中國去看你”(上市公司實地調研深度報告);

https://xueqiu.com/8590250293/column

2、“大義覺迷錄”(投資理念專著);

https://xueqiu.com/8590250293/column

3、“投資標的體檢報告”(上市公司基本面透視)

https://xueqiu.com/8211524735/column

 

“格菲工作室”的主要標簽如下:

      1、不盯盤;

      2、不研究K線;

      3、不猜測市場;

      4、不妄揣政策;

      5、不允許說上市公司的代碼;

      6、必須始終滿倉;

      7、只專注于投資標的的基本面的研究;

      8、無它。


正是由于此,“格菲”自成立之日起,即“特立獨行”、即有別于市場上幾乎所有的私募、公募,成爲股票投資業內一個“另類”的存在。

 

守拙者,

或許就是這個市場上最聰明的人,

更是真正的勇士。

 

青島格菲投資研究工作室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